世界健康论坛从双峰图到疫情的中期盘点与前

CDC的双峰图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在疫情爆发初期做了个评估,并用一幅双峰曲线改变图加以描述,高峰曲线代表疫情不经干预的自然爆发和蔓延曲线,低峰曲线代表经过主动作为和科学干预的疫情发展曲线,虚线是医疗照护能力,同时说明群体的力量可以限制病毒高峰,帮助医疗部门提升照护的能力,从而造成曲线改变(将高峰压扁),而有效的招数是:个人经常彻底洗手,出门戴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2米以上,环境时刻保持清洁等。

图中警示不要采取一刀切式的断然措施,不要过分依赖外部援助,更不能以牺牲日常门诊为代价,图中红色区与蓝色区两区面积一样,患病人数一样,但死亡率不一样,赢得时间不一样,就好比长江洪水,虽然不能在总量上减少洪水,但可以科学有序地调控下泄流量,从而避免溃堤垮坝、一泻千里,以致酿成大的灾害。

红色区,自然爆发;蓝色区,科学干预。

同时,不要以窒息正常社会经济活动为代价而换取感染人数的一时下降,因为这样很可能导致人道主义灾难,得不偿失并后患不绝。总体上说,“清零”不科学的,防疫与维护正常生产生活达致科学平衡才是正确选择。

图释韩国疫情

亚洲的韩国在疫情初期由于大邱教会集体爆发的影响,曾经一度呈现危急态势,但很快稳定下来,如今正在平稳消落的下行通道上行进。

图释日本疫情

亚洲的日本前期由于受到“钻石公主号”游轮疫情的影响,情况很不乐观,以至于东京奥运会都被迫推迟举行,但由于后期防疫措施得力,加之日本国民有着良好的卫生习惯和自律品质,像韩国一样,如今正在平稳消落的下行通道上行进。

图释意大利疫情欧洲的意大利一度成为全欧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而且是典型的医疗卫生等公共资源崩溃型,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高得吓人,死亡率曾在一段时间超过10%,对照双峰图,也就是说它长期处于红色区域。好在经过前一段时间的痛苦煎熬,如今的意大利已经走在持续向好的道路上。另一个欧洲国家西班牙的情况也大抵如此。台湾香港澳门经验值得借鉴中国的港澳台,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可圈可点,由于有过03年SARS的惨痛经历,自然有着多一分的警醒和自觉。

三地在疫情初期都将防疫关口及时前移,例如:登机检验旅客;及时调配防疫物资;台湾自身口罩的制造能力了得,从开始的日产万片到最近的日产万片,不仅满足自身需求,还可帮助别人;三地的公民素养(如自觉自我隔离)也使防疫变得主动和自觉;再加上专业技术官员把控,成绩斐然是自然的。

疫情下的美国

再看美国,自身缺乏03年SARS的经历,开始认为是大流感,疏于防范,更没想到会从欧洲迅速蔓延到美国;始于年12月的总统弹劾案,两党内斗到2月5日才宣告结束。再加上联邦体制下各州拥有自治权力,难免各自为政,这都导致了如今的美国疫情严峻,好在美国的医疗卫生等公共资源没有崩溃,基本是处在双峰图的蓝色区域,其经济社会没有完全“停摆”,正在步入恢复轨道,再加上美国强大的科研实力,无论是检测手段还是疫苗研制,后发优势明显。

特效药:氯喹与连花清瘟?

羟氯喹与磷酸氯喹均为治疗和预防疟疾的“老药”,具备广谱的抗病毒作用和免疫调节的作用。羟氯喹目前在临床上还被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青少年慢性关节炎,盘状和系统性红斑狼疮。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羟氯喹或氯喹对治疗或预防新冠肺炎有效,实际上,恰恰相反,许多机构已就该药物的潜在副作用发出警告,很多国家已限制该药物仅可用于新冠肺炎临床试验,医院有医生监督下服用,因为一系列潜在副作用已发生或可能发生。

4月7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将该用药指南撤下,并声明称FDA没有批准任何药物或其他疗法来预防或治疗新冠肺炎,且羟氯喹和氯喹(也称磷酸氯喹)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多次在白宫发布会上推荐羟氯喹药物,引发了大量争议。此前,《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4月21日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服用羟氯喹药物的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比未服用该药的患者更有可能死亡。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另一项警告说,医生不应该让新医院外使用该药物,因为该药物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心律问题。

另一款药物连花清瘟胶囊,是一款中药,在中国被广泛推崇。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目前有充足证据证明,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可以帮助病人恢复。他介绍,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的患者,症状改善得比较快。从CT片子来看,他们恢复得比对照组快。此外,患者体温下降有显著性差异,发热时间缩短。

但近期先后爆出瑞典海关限制此药入境和美国海关查扣此药的新闻,撇开此药的实际疗效不说,美国以此药未经批准为由予以查扣,在有病乱投医的躁动中,程序正义是不能突破的底线。

此伏彼起,俄罗斯、巴西爆发

截止到年5月20日,全球共有个国家和地区出现疫情,影响70多亿人口,感染人数超过万人,死亡超过32万人,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美国、俄罗斯和巴西,除了美国持续时间较长外,俄罗斯和巴西是近期爆发的,这不免使世人对全球疫情的前景担忧起来,有人认为随着气温的升高,病毒的传染能力会下降,似乎03年SARS给了人们某些经验,但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八个月来了三次,又让人不寒而栗。

对付病毒没有特效药,疫苗是解决之道,而因应病毒的不断变异,任何非广谱的疫苗似乎都不能解决长治久安的问题。

短期:寄希望于气温升高;

长期:寄希望于广谱疫苗。

中健会·世界健康论坛秘书处专用邮箱:zhongjianhui

.


转载请注明:http://www.emeishansc.com/xdyz/152931.html


当前时间: